金丹正功虽分门派,修持正果皆宗同法

金丹正功虽分门派,修持正果皆宗同法

——读各派名家丹经一得

武汉 静虚子​

一、序言

当今丹道气功名家,在丹道经典外,最推崇的丹功名师及其传世丹经,大约为:南宗白玉蟾所著《紫清指玄集》中之《修仙辨惑论》,“中派”李清庵所著《中和集》、《莹蟾子语录》和《三天易髓》,“中派”陈虚白所著《规中指南》,文始派,隐仙派张三丰所著《玄机直讲》、《道言浅近说》、《玄潭集》和《无根树道情》,东派陆潜虚所著《方壶外史》中《玄肤论》和《金丹大旨图》,北派伍冲虚、柳华阳所著《伍柳仙宗》,西派李涵虚所著《道窍谈》和《人元大道九层炼心文终经》,“中派”黄元吉所著《道德经注释》和《育乐堂语录》。据有些学者研究,各派用不同功法证果,并着丹经传世。于是,杜撰出种种速成顿悟功派,代替传统三成有序全套功法之艰苦修炼,以遂世人贪欲之所好。如求“玄关法”、“中黄直透法”、“最上上乘顿悟法”迷误了很多真修实悟者。因为大多数练功者,很难有研读以上丹经之条件。更因为这些名家在普及气功事业中作过很多贡献。作者与大家一样,自然地崇敬他们,并相信他们的每句话。

作者幸逢气功发展的盛世,有条件收集以上丹经。认真研求多年,始知众翁皆以同一天仙功法证果,皆经多年勤修苦炼,逐步完成三成之证。各人所留传世丹经,虽有所偏重,且皆重入手之法,以导后学入门,但皆遵传统三成有序功法之全法。即初成筑胎神之基法,含入手求狭义玄关的孕、调药法,化五谷阴精为元精;采封、沐浴、升降六候的小周天功法,炼元精为元炁;采、服大药法完筑胎神之基。中成之练炁化神温养道胎法,其中、后期行“中黄直透”之功;胎圆景至出神法。上成之炼纯阳之神,乳哺还虚合道法,此即世谓之顿法。逐成相接,不能躐等。

本文仅就以上丹经中,引用众仙自述,说明要修证天仙功法,不经艰苦三成修炼而得果证,绝无是处。用以醒今世、后世之真修实悟者。

二、白玉蟾得传渐法,证传渐法

后世倡言丹功顿法者,皆首以白玉蟾真人之《修仙辨惑论》为宗。下文主要引述陈泥丸、白玉蟾二真人之自着,从中可以看出,白玉蟾学、炼、证、传三成全法。得传全法,已经不易。《修仙辨惑论》,其实是白翁之师陈泥丸真人之著述。白真人闻传后当年,立即追记以志之,不忘师门厚恩也。此时,白仅得陈传全初成功法中的法、诀、景、旨,始能真修初成功法,尚不知中成、上成之修法,何能着顿证之法?

(一)圆顿子陈撄宁氏考证,白玉蟾真人生于宋光宗绍熙五年之甲寅年(1194年)。此考证确有真知灼见,故能与陈、白二真自述吻合。

(二)陈泥丸真人《罗浮翠虚吟》云“嘉定壬申(1212年,白翁十八岁,引文中括号,皆本文作者小注。下同)八月秋,翠虚道人在罗浮。眼前万事去如水,天地何异一浮沤。吾将脱形归玉阙,遂以金丹火候诀,说与瑶山白玉蟾,使之深识造化骨。”

(三)白翁着《谢陈仙师寄书词》云“顾玉蟾三载(1212年至1215年,得真传之三年)感师恩,十年(1203年至1213年)侍真驭,说刀圭于癸酉(1213年,白十九岁,正侍师十年,追记《修仙辨惑论》之时)秋月之夕,尽吐露于乙亥(1215年,白二十一岁,侍师十二年)春雨之天。……忽承鹤使,掷示鸢笺(1212年陈以《罗浮翠虚吟》招白回武夷传法。),戒回会于武夷……大宋丙子(1216年,白二十二岁,侍师十三年)闰七月二十四日,鹤奴白玉蟾焚香稽首再拜。”

(四)白翁追记《修仙辨惑论》云:“海南白玉蟾自幼师事陈泥丸,忽已九年(已过九年,进入十年即1213年),偶一日,在乎岩阿松阴之下,风清月朗,夜静烟寒(记秋夜之景如画,确系1213年秋夜,非1215年春雨之昼)……遂稽首再拜而问曰……仅集问答之要,名之曰:修仙辨惑论云。”

从以上陈、白二真自着之文可知:白翁于1203年九岁,即已师事陈泥丸,十八岁时,陈将大隐,遂传书召外出游学历练之白回武夷,传继真功法。侍师十年,十九岁时,始真得初成之法,即“说刀圭于癸酉之夜”。此时,略闻有上成之修证,集师徒问答为《修仙辨惑论》。侍师十二年,二十一岁时,始得传全套三成功法,即“尽吐露于乙亥春雨之天”。“故云”三载感师恩,即从1212年至1215年得师真传之三年也。再隔一年,二十二岁时,白感师门厚恩,自记此段传承过程。世人何必妄猜疑哉!

(五)白着《玄关显秘论》云“海南白玉蟾,幼从事先师陈泥丸学丹法,每到日中冬至之时(孕、调药功成,小药生时,非微阳初生时),则开干闭巽……饮刀圭,从无入有,无质生质,抽铅添汞(示小周天功),结成圣胎(示采、服大药功,初成功完,筑成胎神之基),十月既满气足形圆,身外有身,谓之胎仙。(示中成养胎,胎圆景至出阳神功)。”此处明确提出初成、中成之法,足证白玉蟾翁所得传、自证、传世,系三成全功;并非只用上成顿证之法。

陈泥丸真人既于癸酉(1213年)年,白翁十九岁时,真传白下士所修初成筑胎神之基的全部法、诀、景、旨完整功法,恐白以小得小证为足,故借问答之机示白,尚有中士修证的中成神仙之法,上士修证的上成天仙之学,以警醒之。“汝来,吾语汝。修仙有三等,炼丹有三成。”白果不负师望,虔心笃求,故陈于乙亥(1215年)白二十一岁时,尽传全套功法于白。白得传承为南宗第五祖。

后世学者,因对《修仙辨惑论》中之上士二字之义不明,故侈言顿法顿证。上士者,已得初成、中成果证,能出阳神之士也。此时,当行无为纯神之法,但亦应先“无功功里施工”,方能逐步真性圆顿,灵光独耀,与道合真。也绝不是行“无记空”者流,所可理解。

后世倡顿法可以成真者,可自开宗立派,不必强加于白玉蟾真人。亦不必以白玉蟾真人为标榜,自误误人。

三、李清庵亦得渐法,证传渐法

李清庵私淑白玉蟾,故自号莹蟾子。后世亦视李为白之再传弟子。

李清庵着《道德会元》自序中云“予素不通书,因广参遍访,获遇至人,点开心易,得造易经之妙。于是罄其所得,撰成《三天易髓》授诸门人。”余今稍释此文:“素不通书”指未遇师时,不得真诀则不解丹经之秘。“广参遍访”表虔心追求功法,得之不易。“获遇至人”者,以坚诚心行,孜孜苦求,感恪师恩,终得真师之传也。“点开心易,得造义经之妙”者,得诀归来好看书也。既得真传,自能通晓丹经之秘。李翁得法即不易,哪有顿悟之事?李翁得传后,再研丹经佛旨,其心得体会,皆示于《三天易髓》一书中,故云“于是罄其所得,撰成《三天易髓》授诸门人。”则求李翁所得、所炼、所证、所传之功,当于《三天易髓》求之。后世学者所推崇的《中和集》及《莹蟾子语录》并非李翁自着,乃李翁及门蔡损庵等所作。尚幸蔡君之名,着中曾多次提及,不是冒名求售者,故此着深合《三天易髓》及《道德会元》之心旨。

《三天易髓》首编即借儒家《易经》之理释三成全套传统功法。尤其是对初成功法,指示尤多。如“潜龙勿用,一阳生宜守静,常存诚,心正定。”乃示调药法之起步也。今世之微阳初生,阳物兴动,立即行小周天功,甚至无微阳之生亦行小周天功,并自夸速通小周天之法,实不知天仙功法,调药之妙秘。皆妄以“水火煮空铛”而自耗元炁。“见龙在田”示调药功成,狭义玄关现、玄牝出、小药生,“时至神知”之时,此时,先天一炁从太虚中来,采取当争一息之倾。下文中更重示功法云“下手立丹基,休将子午推。静中才一动,便是癸生时。”全引刘明庵祖师之诗,示人孕、调药之鼎器与小周天功之鼎器并不相同。今世不相信天仙功法的初成法中孕、调药功与小周天功的药物、鼎器、火候本不相同者,请研李翁此着。文中“终日干干……含章可贞……”示小周天功法。。“括囊无咎……黄裳元吉……”示采大药功法。“龙战于野……。”示过关服食功。至此,初成功法示全。“温养灵胎……玄珠成象……”示中成十月温养道胎功法,下文再重复示三成全功,除反复再示从入手孕、调药至中成的有为功法外,(正如紫阳真人云“岂知有作是根基?”)又加全了上成功法:七调神(乳哺之功),八脱胎(还虚圆性),九了当(合道全真)。

李翁”广参遍访,获遇至人”,“罄其所得,撰成《三天易髓》授诸门人”之法,本来是含三成全功的有序渐法,并非不分层次,不分药物、鼎器、火候,一步到位的速成顿法。

再以《中和集》为证。蔡损庵确得李翁真传。其中第二卷金丹妙诀篇,反复示三成全功为:一、炼精化炁,初关有为,取坎填离,二、炼炁化神,中关,有无交入,乾坤阖辟。三、炼神还虚,上关,无为。“尤其是绘图立象示孕、调及小周天功之火候,虽不如柳师直示人身之实处,也确实难能可贵了。

顺便指出“中和”主要指狭义玄关,乃孕、调药功成,“先天一炁从太虚中来”,小药生之景证。其时“时至神知”,“阳光一现”,神觉觉故曰“玄关”亦此同时,神炁和合,蛰翕相依,炁气(呼吸息)同根,相资互用,阖辟机缄自现,橐钥之相自成,此种炁觉觉,息觉觉之相故曰“玄牝”。岂后世之以意念控制口鼻呼吸妄称玄牝之外道哉?今之学者,视玄关、玄牝为二物者,实既不知,更未证玄关,玄牝真景,而妄想杜撰之过,更辜负了古德们一片良苦慈心,盖众仙原盼后学于此电光火石半息之顷的良机美时,速转河车,行片时有为之功,夺一年天地之精华。即刻以二候之功,采先天一炁于虚无之中,接行四候妙用,收此丹头为丹本。吾师有诗示云:”片时成六候,一刻会源头。大道从中出,元机莫外求。”旨哉!玄关即玄牝也。

李翁于庚寅年着《道德会元》后十四年至大德丙午年,此时李己大隐,及门高弟蔡损庵始着《中和集》。出书前,印证于杜道坚。杜君作序云:蔡君“勘破凡尘,笃修仙道,得清庵之残膏剩馥,编次成书,题曰中和集。”可知“笃修仙道”且得名师教诲之蔡君,穷超过十四年(《三天易髓》着于《道德会元》前)之岁月,坚苦修证,也只得李之“残膏剩馥”则真正著述《中和集》的蔡损庵,也绝非一顿法速成得证者可知。

可见李清庵所得、所证、所传、本系三成有序功法之全功。并非一成之学,更非顿证。后世之学者,不知《中和集》中,炼最上一乘法的“至士”,即指《修仙辨惑论》中之上士。二者具同等资格,故有此误。

着《三天易髓》之李清庵,着《中和集》之蔡损庵,自己既非顿法成真,且书中明示由钟、吕首先公开传出的三成全套功法。后世之学者,何必以顿法强加于李清庵?吾深望尚健在的有很多普及弘道之功而资深有影响的学者,能以弘扬正宗传统功法为重。重审细研以前不实之文,既可自求正果,更可勿误后学。则道功幸甚!亦不负吾喋舌之咎。

四、黄元吉传渐法,重在传入手孕调药法。

黄元吉真人以鸿儒入道,于清道光(1821年以后)咸丰及光绪年间,两次弘道授徒于四川富顺县乐育堂。并非元代同名同姓净名派之名道士黄元吉。黄真人于光绪十年(1884年)自着《道德经注释》传世。及门弟子,集黄真人教导而作《乐育堂语录》,惜未署首次刊印年月。值得一提的是民国八年(1919年)四川龙腾剑先生,仰慕黄翁绝学,重刊《乐育堂语录》,虽有弘道之功(刊弘原著,未加妄解,始谓有功),可惜未得黄真人之真传。盖黄真人虽二次授徒数十年,“吾师此山设教十有余年,至今门前桃李,枝枝竞秀,…,吾师所以去而复来。”(P180—15.17,上海古籍出版社,1990年版《乐育堂语录》第180页第15至17行,后仿此)。可叹“吾师此山设教,其得吾真传者,仅有数人。人才之难如此。”(P108—6、7。)。可惜龙先生等三人,虽好道、求道、弘道,因法会已过,不能亲遇黄真人,亦未能感恪遇或得黄真人真传之高弟,故不得黄真人之真传,亦不能有真果证。惜乎!缘也!致使龙先生在“重刊乐育堂语录跋”中,妄指清代鸿儒黄元吉真人即元代净名派名道之黄元吉翁。

何以知龙妄而非吾妄,有以下黄真人传世着文为证。

“张祖六十而始抛家访道,七十而得火龙(郑思远真人)授诀”(P8一9),“伍仙示河车功法”(P102-3),“柳真人云:一息去,一息来,息息相依莫徘徊”(P113-2),“昔朱元育云”(颠P232-2,人民体育出版,1993年版《颠倒之术》第232页第二行。后仿此。)朱元育真人清康熙时人,着《悟真篇阐幽》传世。文中,张祖为张三丰,伍仙为伍冲虚真人,柳真人为柳华阳禅师。语录中还大段引用《金仙证论》效验说第七原文“故古云:奇哉!怪哉!玄关顿变了,似妇人受胎,呼吸偶然断,身心乐融腮。神炁真混合,万窍千脉开”(P82-5、6)。此外,黄真人二着中还引有张三丰真人《玄机直讲》之文与李涵虚翁《道窍谈》之文。

若黄真人即元代净名派名道黄元吉,岂可称证道于其后,在元末明初得道之张三丰真人为张祖哉?故知清代得道之黄元吉真人,不但在张三丰、伍祖、朱真人、柳师之后,且在李涵虚之后,并得到以上众真传世丹经之帮助。

考李涵虚生于清嘉庆丙寅年(1806年),大隐于咸丰丙辰年(1856年),则黄元吉真人约道光、咸丰间人(1821年至1861年),故着中引朱真人之语则曰“昔”,而引证首刊于乾隆56年,辛亥(1791)年的《金仙证论》之文,勉强可谓之“故古云”。

今有学者,只得龙氏等三人之传,却以黄门嫡传自标榜,而实却大叛黄真人二着所传,求狭义玄关之法,自误误人。吾不得已,引证黄真人二着之文,先指出其所依三师,龙氏等三人,并非黄门正传。岂有嫡传衣钵之正传,在传承不足三十五年(光绪十年1884年至民国八年1919年)内,就不知开宗祖师为何时人之理?岂非咄咄怪事!真崇黄门之学者,万勿受骗,当速求黄真人示于二着中之天仙真法。

黄真人二着,虽非系统讲授完整功法之书,但着中除多处示有三成全功中各步功法之文外,又于第七十六章注释中,隐示三成全功。“修炼之道,最重玄关一窍(初成功中,孕、调药法),…,然二候采药(采先天一炁小药),…,四候行火(初成法中小周天功),…。总之十月怀胎(中成功法),三年乳哺,九年面壁(上成顿法之功),无非先天柔弱之气,为之丹成而仙就耳”(颠P271—13、26),更于第五十一章注释中,指出从起手孕、调药至乳哺还虚的三成全功(请参阅颠P185—29至颠P186-18中黄真人原注释。梅未解黄旨)。

黄真人在第八十章注释中,有一段对顿、渐二法的分析。认为顿法虽有其理,但从古至今,无顿法成真之实例。黄真人自认所传,亦是渐法。今摘录如下:“若论修道,古有两等修法:有清净而修者,有阴阳而补者。清净而修,即炼虚一着,不必炼精炼气为(得中成之真证的修士,即真无精无息无炁)也。然非上等根器,不能语此。若果根蒂不凡,从此一步做去,都是顺天地自然之道,不似吾师(黄真人)今日之教,尚多作为也(黄真人自认所传玄关之学,是有作有为之渐法)。…。但此步(清净而修,炼虚一着顿法)功法,自古神仙,少有从此一步下手者(黄真人亲示,古今皆未见以顿法成真之实例)(颠P282-22至P283—17)。

黄真人二着精华是示初成法中,孕、调药求狭义玄关之法,导后学能真正入手入门。不幸的是,有些学者,却把这入手孕、调药之法,误认为全套功法,而大加宣扬。黄真人对此等人,早有告诫:“无奈而今学人,只道守中(求狭义玄关,孕、调药求先天一炁小药)一则,是历代圣人心法。始而守有形之中,继也守无形之中(确系孕、调药求内鼎心印),即可成仙作圣(可惜只能温养下元,颐养天年),岂知守中得药(明示守中求玄关为得先天一炁小药),只算半边学问(还是仅指初成筑基法中的半边学问)。…,尤要明采取之法(采小药于一息之倾而封固之。达摩老祖云,二候采牟尼)…,以之运行河车不难矣。”(P129-9.13)又如“故丹经谓之阳生采取,药动河车,皆自然之道。无非气机之大小有不同,而河车之大小亦各别也(微阳初生当行调药功;小药生当行小周六候之功;两层功法的鼎器、药物、火候皆不相同)。”(P87-10.11)。又如“所谓片响虎龙频斗罢,夺得金精一点生(小药生后,立行采封二侯之功)此霎时间事耳。然得之虽易,守之实难。不行子午河车(小周天功沐浴升降四候妙用),不用逆施造化,是犹窑头泥瓦,未经火炼,一遇雨来,仍化为泥”(P104-9.12)。再看“人欲长生(并非成仙,更非还虚合道),除此守中、河车二法,行持不辍,别无积精累气(可见系指初成筑基之功)之法焉。虽然,守中之火,只有温温铅鼎,惟河车逆运,则有子午卯酉,或文或武之别(示人即使在初成法中,孕、调药功与小周天功之鼎器、药物、火候,皆不相同)。”(P174-10.12)

可见,黄真人二着中明示:即使在筑胎神之基的初成法中,以守中法求玄关仅“半边学问”,只能求得先天一炁小药作丹头;必须接行河车法即小周天功法的另外“半边学问”,方可实炼小药丹头为丹本内药。后世学者又何必妄以求玄关法取代三成全套功法,妄图速成而自误误人?更何苦强冠黄真人之名,求售外道之学,以假乱真,贻误后学,陷黄真人于不义呢?

更有甚者,今有学者,以得龙氏三人之传为凭,自称黄门嫡传。为售张执阳后天安乐小术,弘张抑黄,再版《道德经注释》于其所撰《颠倒之术》中,而其所谓解奥,却大悖黄真人原著之旨。更妄称黄真人所传之玄关为色身之山根,上丹田;指明即得,不修而有,知之常存;还自诩为公开了不传之秘!徒用《悟真篇》中,敲竹鼓琴之名词却妄解其旨,还自诩为其祖孙二代的发明创造。贪求外援,不知“道”修何物?故自趋旁门还自命清净?若此,吾将另文探究之。

总之,三成全套功法证果,本广成、黄、老一脉所传之正法,首先由钟、吕二老祖公开着文传出。古今得真证者,皆以此法。得证者虽因授徒而派分,但皆传同一正法。

今世以三成法中,部分功法,妄图取代全法而求速成顿证之法,皆是不知真法者之妄指。例如:初成法中,求狭义玄关法;中成法内,中、后期之“中黄直透法”;上成法中,无为圆性,还虚合道之顿法;皆是。

究其误妄之因有二:首先以世俗贪求之心而求出世之大成,岂能不殆?其次天仙三成正法,传承极严,择徒而授。不得真传者,实不可能真知。三成法中,各成之鼎器、药物、火候,各不相同。即初成法中,孕、调药与小周天功两层之鼎器、药物、火候,亦不相同。而且各步还有法、诀、景、旨,皆鲜为人知。后世有识智之学者,妄解丹经,阐其偏见,而自误误人,古今皆然。如集理学大成之朱子,治学严谨、诚信不欺的学者,近代几稀矣!晦翁深悉易理着《周易本义》与《周易启蒙》,因未得丹道真传,却只撰《参同契考异》,而不敢妄注《周易参同契》,贤哉!朱子。只此一念严谨之大善,不误后学,已绾再劫之仙缘。

上文所列历代最有影响的众仙及传世丹经中,最系统完整传三成全功的理、法、诀、景、旨,而又隐语最少者,当推伍祖柳师留传济世的《伍柳仙宗》。不过为防后学不虔心诚求,得之太易,致于天律而招天咎。文中将功步、火候、心印之秘,散于各章。真修实悟者,应遵柳师之嘱,“必须前后凑合,究竟层次,再求真师印证,免误此生之空修也。”

再申师言:果能坚毅不二,虔心苦研,必能究竟层次,而得三成全法全旨之秘。遵法勤修苦练,真师必应时而至。真传本是师择徒也,吾有颂为证:

已向人间留秘诀,未逢一个是知音。玄妙天机俱漏泄,无奈学者不究竟。

不解个中颠倒意,反迷管见妄高论。伍柳本中天仙法,妄云繁琐不清静。

先天一炁太虚来,小周妙行始丹本。行住规则与程限,知行保尔驻长生。

若无初成真果证,不必侈论中上成。若见众经宣同法,天仙功诀得髓心。

原创文章,作者:清风子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qingfengguan.com/1060

(1)
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
清风子的头像清风子
上一篇 2022年1月12日
下一篇 2022年1月13日

相关推荐

  • 武经射学正宗

    此《武经射学正宗》由明末高颖著。全书包含两集:射学入门三卷(捷径门、辨惑门、择物门。分别论述正确射法、常见疑难和谬误、如何选择弓箭扳指等射箭器具)。射谱指迷五卷(前四卷引录历代射学…

    2022年10月16日
    487
  • 伤寒总病论

    《伤寒总病论》约成书于宋咸平三年(公元1000年)是庞安时多年潜心研究《伤寒论》的结晶。庞安时是伤寒学派的代表人物,对《伤寒论》的学术观点发挥甚多。全书重点针对病因、发病两方面进行…

    2022年10月16日
    263
  • 《入药镜》说什么

    崔希范的《入药镜》,是一篇流传甚广的内丹修真名篇,后世又尊称为《崔公入药镜》。有说崔希范是西汉人,有说其是唐朝人,还有说其是五代人。他究竟是那朝那代的人氏,我们可以从这篇《入药镜》…

    2022年10月12日
    717
  • 中国道教协会副会长张金涛:以太极拳等“术”助力道教文化传播

    (两会访谈)中国道教协会副会长张金涛:以太极拳等“术”助力道教文化传播 中新社江西龙虎山3月3日电 题:中国道教协会副会长张金涛:以太极拳等“术”助力道教文化传播 中新社记者 刘占…

    2021年3月5日
    807
  • 简约自由的极简主义,道祖老子早在2500多年前就讲透彻了!

    Less is More,这是当今世界的一句流行语,简单的翻译就是“少就是多”。意味着去除不必要的繁冗,精简你的生活。 我们的社会越来越繁杂,物质越来越丰富,但《瓦尔登湖》作者梭罗…

    2020年12月22日
    449
  • 道尊

    以道为尊 夫万物以道为尊,以德为贵,乃自然也,德本有中和之理,发而为正气,上可通天,下可达地,是以天地同合,而人能修德,则可与天地同配,人有一善,便积一德,人有百善,即有百德,倘若…

    2021年10月31日
    608
  • 太上九要心印妙经

    经名:太上九要心印妙经,原题仙人张果老述,应出于唐代。一卷。底本出处:《正统道藏》洞真部方法类。 太上九要心印妙经序 仙人张果老述 夫九要者,要乃机要也,以应大丹九转,故以道分九篇…

    2022年10月16日
    367
  • 《心说》与“心学”别谈

    《心说》与“心学”别谈​ 《心说》与“心学”虽然在社会学的指向和功用上有所差异,前者讲的是问道,后者讲的是问学。然而,两者的共同点是都把心的属性作为向学问道的首要前提。他们都是阐述…

    2019年10月26日
    613
  • 时间戳转换工具

    Unix时间戳和时间日期格式转换:https://www.beijing-time.org/shijianchuo/

    2021年12月26日
    539
  • 周易集注

    此《周易集注》(易经来注)是明代学者来知德所撰易学著作。全书十六卷,前附易学杂说、易学六十四卦启蒙。其内容以象数为方法,以义理为旨归,以《系辞传》“错综其数”、“非其中爻不备” 二…

    2022年3月27日
    580
联系我们

最新联系方式

邮箱:info@daomen.net

微信:colddao

电话:13909185601

QQ:97523900

分享本页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