戈国龙:论内丹学工夫论中的“炼丹三要”

论内丹学工夫论中的“炼丹三要”

戈国龙

摘 要:内丹学工夫论的一个重要的主题是“炼丹三要”,即内丹修炼功夫的三个要素:炉鼎、药物和火候。本文综合考察内丹学文献中的相关材料,对道教内丹学“返本还原”理论视域下的“炼丹三要”做了具体的文献疏释与理论分析,是作者道教内丹学研究领域的最新成果之一。

关键词:炉鼎;药物;火候;

原文载于《世界宗教文化》2021(03)期,文章内容有删节

内丹学工夫论的一个重要的主题是“炼丹三要”,即内丹修炼功夫的三个要素:炉鼎、药物和火候。内丹学是返本还原的一套修炼功夫,其最高追求是“与道合一”,达成永恒与超越的神仙境界,这与诸大宗教探索终极实在、寻求终极关怀的宗教性意义殊途同归。但内丹学的鲜明的特色在于,它是用一套“炼丹”的语言来讲生命修炼的原理与方法,将整个返本还原的修道过程比拟为炼丹的过程,只不过由“外”而“内”,将外丹修炼的一套理论模式用之于内在修炼,故有炼丹三要之说。

外丹成为内丹的一个隐喻。内丹是我们生命内部的炼金术:从那粗糙的提炼出更加精微的,从那有形的提炼出无形的;从时间之中发现永恒,从有限之中发现无限。从生命的表面进入生命的深度,从生命的现象进入生命的本体,这是生命不断提升、不断超越的艺术。在这套生命的炼金术里,如同外丹烧炼一样也有其基本的要素。

关于炼丹三要,内丹学文献多有载述。陈致虚曰:“金丹之妙,在乎三大要。一曰鼎器,二曰药物,三曰火候。然鼎器有阴阳,药物有内外,火候有时节,三者实为金丹之枢要。”王道渊曰:“夫学道之一,先要明身中炉鼎的确,次要识药物真全,三要晓火候进退法则。”鼎器即炉鼎,亦称鼎炉,原指外丹烧炼时的炉鼎,在内丹则表示修炼的人体穴窍或发生功态反应的特定的场所;药物,原指外丹烧炼时的原材料,在内丹则表示人体的精气神等用于产生功态反应的内修原料;火候,原指外丹烧炼时用于温度控制的火候,在内丹则表示意识运用的火候。

有一部内丹学文献对炼丹三要提出了系统而有见识的看法,这就是两宋之际胡混成所撰的《金丹正宗》。本文我们将主要依据《金丹正宗》并参考其他相关的文献,对内丹学炼丹三要的问题作一综合性的评述。《金丹正宗》曰:

方知修炼内丹之道,毫厘不差,若合符节,聚先天祖炁为药物,守玄关一窍为鼎炉,以元神妙用为火候,日煆月炼,时烹刻煮。及时成功,可以脱胎换骨,超凡入圣。

后世丹书,千篇万卷,长歌短句,往往不直指真一造化之本根,下手工夫之次序,无非假像设形,借彼喻此,何异空底谈空,梦中说梦,求其功效,茫如捕风。其间不失于释氏空寂之论,则流于傍门曲径之僻,颠倒错乱,枝蔓条折,欲使学者寻其流而莫究其源,欲入其门而莫知其径,迷误后人,惑也滋甚。于是金丹之道废矣!

今余不效前人之说,以欺后人,即直指金丹大道之本原,而言之必有其次序:一曰立鼎炉,二聚药物,三行火候。三者之外,余不敢复有增损。

《金丹正宗》痛陈一些丹书之弊端,丹书万卷往往不能直指要害,将炼丹功夫次序加以明了的解说,而是充斥着种种概念术语、象征隐喻,甚至空底谈空,梦中说梦,颠倒错乱,莫究其源,让人捕风捉影,迷惑滋生,难以领悟金丹大道的精髓。《金丹正宗》明确指出,金丹大道有其明确次序,即一立鼎炉,二聚药物,三行火候;而对于炼丹三要亦有明确的说法,即“聚先天祖炁为药物,守玄关一窍为鼎炉,以元神妙用为火候”。这是总说炼丹三要素,有关这些说法的详细解说,我们以下对炉鼎、药物和火候问题会分别进行具体的讨论,论述内丹学有关炼丹三要的一些在我看来重要且占主流地位的观点。

一、炉鼎

关于炉鼎,内丹学的认识有一个发展变化的过程。我们知道,内丹本身是由各类内修方术发展而来,经历了一个由粗糙到精致、由炼养之术到成仙之道不断走向成熟的过程。早期内丹还没有脱去一般养生方术的迹象,其炼丹之论多偏重在具体的后天有形的人体方面,而成熟形态的内丹学则越来越偏向抽象、无形的先天超越性的层面。当然,这种成熟形态的内丹学只是内丹学发展的一般趋势,并不是严格意义的历史时期的划分,不是在时间上晚出的内丹学文献就一定是成熟形态的。故我们更多是在哲理的、逻辑的层面上来区分内丹学的初级形态与高级形态,不完全以历史时期来划分不同形态的内丹学。对于炉鼎的认识,一开始直接与“丹田”有关,丹田有“炼丹之场所”的意味,当然最易被看成是炉鼎。《洞元子内丹诀》曰:

故丹者,丹田之谓也,其奚有铅汞能成乎?且上丹田曰泥丸,中丹田曰绛宫,下丹田曰炁海,亦曰鼎。取水火之炁,归之于鼎,故曰炉。寡淫欲,惜精液,实筋骨,荣泥丸者,故炼上丹田也。多忠孝侧隐之心,负拯救扶危之道,履仁终日,犹恐不及,博施济众,嫉妬弗恃,抱元守一,精无摇荡者,炼中丹也。纳水火之炁,归炉鼎之中,弗荡厥精,终固其根者,炼下丹田也。三丹若就,焉能死?及夫天地之形久长者也。

丹田即是炉鼎,炼丹即是炼三丹田,而其修炼之法,则多是一些原则性的修养,并无具体的炼丹功夫,有关三丹田的炼法亦无严密的理路,颇显粗糙。若严格说来,下丹田应该与炼精化气有关,中丹田应该与炼气化神有关,上丹田应该与炼神还虚有关。又此段对于炼三丹田何以能长生不死,亦无确切的理由与严密的论证,这显然不是一种宗教学意义上的内丹学,而只是在长生术层面上的粗糙的说法。

上、中、下三丹田之说是道教炼养技术中一个代表性的说法,在内丹学的实践功法层面有重要的意义。以丹田为炉鼎,在内丹学文献中亦常见,如《抱一子三峰老人丹诀》曰:“人有三宫三田:顶门为泥丸,名曰上丹田;心为绛宫,名曰中丹田;脐下一寸三分为黄庭宫,名曰下丹田。此是养圣胎之房,炼金丹大药之炉灶也。”但成熟形态的内丹学虽也重视三丹田的作用,却否定了将三田落实为人体内某个具体的穴窍之说。刘一明《悟真直指》载:

三田非关元、黄庭、泥丸之说,亦非丹田、绛宫、天谷之说,亦非尾闾、夹脊、玉枕之说;乃先天精、气、神三品大药所生之处,无形无象,亦无方所。以其是精气神所生之处,故谓田;以其精气神三者分言,故谓三田。其实三田总是一田,三宝总是一宝。因其有炼精化气,炼气化神,炼神化虚三层功夫,故以三田分言之。若到炼神化虚时,只有一虚,而精、气、神亦归于无迹,更何有三田之说乎?

刘一明认为三田并不是指具体的关元、黄庭、泥丸等人体穴窍,而是精、气、神三品大药所生之处,是无形无象、无具体方所的。相应于精气神三者已分的状态,有炼精化气、炼气化神、炼神还虚三层功夫,故有三田之说;相应于精气神一体不分的先天境界,则三田只是一田,皆归于无迹,即无有三田之说。这其实就将丹田的意义从具体转向抽象,从后天转向先天,从现象转向本体。由此思路,则内丹学的炉鼎必然不再是有象的三丹田,而是“玄关一窍”。

以玄关一窍为炉鼎,是成熟形态的内丹学的基本观点。《金丹正宗》论鼎炉曰:

即鼎炉而论之,曰神炉丹穴,蓬壶神室,玉炉金鼎,黄房中宫,黄婆戊己,明堂虚谷,刀圭,玄牝,鄞鄂,若是不一者,即鼎炉之异名也。岂玄关一窍之外,复亦(按:“亦”当作“有”,参后文论药物、火候处,皆作“有”也)所谓鼎炉者也!

立鼎炉者何?即守玄关一窍。是窍藏于先天混沌之中,听于无有有无之内,父母未生此身,即有此窍,既有此窍,即有此身,所谓与生俱生者也。上不在天,下不在地,中不在人,即元始空悬宝珠之地,去地五丈之所,不左不右,不上不下,不前不后,非有非无,非内非外,上通锋宫而透泥丸,下接丹田而至黄泉,上彻下空而黄道中通焉!此即聚药物之圣地也。

《金丹正宗》明确指出,内丹学关于炉鼎(鼎炉)有种种异名,其实都是指玄关一窍,而立鼎炉就是守玄关一窍。玄关一窍不再是后天世界中某个具体的人体部位,而是后天连接先天的桥梁,是从后天返先天的临界状态。玄关一窍不是现成的某个固定处所,而是一种炼丹时所要呈现出来的“虚无”的功能态,在这个功能态中人实现了与先天一气的贯通。《化书》云:“万物本虚,万法本无,得虚无之窍者,知法术之要乎。”得虚无之窍,才能实现与万物本虚的本原状态相贯通,是各种修炼法术的关键所在。玄关一窍是“虚无之窍”,但又不是指纯先天的本体境界,因为它毕竟是“一窍”,在人身上有其功能表现,是炼丹时返本还原的根据地。《陈虚白规中指南》云:“夫身中一窍,名曰玄牝,受炁以生,实为神府,三元所聚,更无分别,精神魂魄,会于此穴,乃金丹返还之根,神仙凝结圣胎之地也。”玄关一窍作为一窍,与人体有密切的关系,但说其为“身中一窍”,仍只是泛说玄关一窍不离人身,并不是说玄关一窍就局限于人体之中。《还真集》云:“玄关一窍,在人身中。肾上心下,肝西肺东。不偏不倚,独立虚空。非内非外,元始之宗。”说玄关一窍“在人身中”而又“非内非外”,说明玄关一窍并不能简单地与人身中某个具体部位相对应,而是与“虚”相应的某种功能状态。

总之,玄关一窍作为炼丹三要之一的炉鼎,是精气神会聚之地,是返本还原功夫的生发地与根据地,是沟通先天一气的人体功能态,是后天返先天的桥梁与临界状态。内丹学对于玄关一窍有丰富的论述,玄关一窍是内丹学一个重要的主题。关于玄关一窍的意义,我们将另以专题论之,此处仅是从论述炉鼎的角度略述其作为炉鼎的意义。

二、药物

内丹学以精、气、神为三品大药,内丹学返本还原的修炼归根结底就是精气神的修炼,所以一般地说,炼丹三要中的药物即是指精、气、神。但如果考虑到内丹学精、气、神、虚的四层演化模型,则精气神本身有先天与后天之分,分别说的精气神最终在“虚”一层面得到了统一。一方面,分别说的精气神都源自于先天本体,而返本还原的修炼亦是要将后天分别说的精气神汇合为一,重返先天一体的境界。黄元吉《乐育堂语录》曰:“大凡修道,必以虚灵之元神养虚无之元气。此个元气,非精非气非神,然亦即精即气即神,是合精气神而为一者也。夫人要修大道、成金身,非得此真虚元气不能也。”虚无元气也就是先天一气,它不是分开说的精、气、神,但又统摄了精气神在其中,是合精气神而为一的根源性的存在。故终极而言,内丹学的真正的药物就是先天一气。

《破迷正道歌》曰:“一点最初真种子,入得丹田万古春,先天先地归一处,混沌未分岂有痕。生发自然合圣理,缘来红花一色新,上下水火自浇灌,二炁交结产胎婴。”真种子也就是真药物,先天先地、混沌未分,其实就是指先天一气。刘一明《象言破疑》曰:“丹经子书,所言采取药物,烹炼金丹,皆是先天无形无质之真,非世间有形有质之药,亦非人身有形有质之物。”烹炼金丹所采取的药物不是世间和人身上的有形有质的药物,而是先天无形无质的真元之物,实际上也是指先天一气。

因为内丹学所追求的不只是世间法意义上的健身延年,而是要寻求永恒与超越的宗教性境界,故炼丹的基础必须建立于本体性层面的先天一气之上,从根本上说只有先天一气才能作为炼丹的真正的药物。《金丹正宗》论药物曰:

且即药物而论之,曰乾坤坎离,阴阳水火,砂汞铅银,父精母血,木液金精,丹砂水银,乌精兔髓,日魂月魄,青龙白虎,玄龟赤蛇,交梨火枣,雌雄黑白,婴儿姹女,若是之不一者,皆药物之异名也。岂先天祖炁之外,复有所谓药物者耶!

聚药物者何谓?存一点先天纯阳祖炁。是炁生于无形无象之先,聚于无极太极之内,父母未生,二五之精,妙合而凝,未有此身,即有此炁,既有此炁,即有此身。此炁运行,周流六虚,形以之而成,心以之而灵,耳目以之而聪明,元神以之而运行,五行以之而化生。散之则混融无间,聚之则凝结成药,此即修炼金丹之大药。

内丹学论药物有各种异名,但其实都是先天祖炁(即先天一气)在不同意义上的体现,所谓聚药物即是存一点先天纯阳祖炁。从内丹学返本还原的生命演化论来理解,则先天一气是精气神未分前的先天统一状态,也是后天精气神三位一体的人身运行、周流等种种功能表现所得以可能的依据。要实现从后天返先天的转化过程,就必须采先天一气,以先天境界转化后天的精气神,让后天的精气神再回到先天统一的状态中去。

先天一气是内丹学修炼的超越性的依据,同时又不是抽象的本体,而是能对人起真实作用的炼丹大药。黄元吉《乐育堂语录》曰:“天地间至无之内至有存焉,至空之中至实寓焉。人能于虚无中寻出真实色相,所谓长生不老之药在是,神仙不死之丹亦在是。”先天一气本是无内无外的,但在作为炼丹的药物这一意义上说,又可分内药外药。“内药,吾身之元气也。外药,即太虚中之元气也。”借助人身的参照系,无内外之分的先天一气在人体上的表现是为内药,在太虚之中则表现为外药。以人体修炼而言,就是要将内药外药合而为一,实现“天人合一”的境界。“内真外应,外感内灵,吾身之气与太虚元气合为一体,所谓真药者,此也,又谓人盗天地之气以成丹者,此也。”这是从药物的角度谈返本还原的意义,也是在返本还原的视野中看药物的意义。

作为神气合一的先天一气,是元神与元气相交合一的统一体,其实不只有“药物”的意义,还有“火候”的意义;不仅有命功的意义,还有性功的意义。黄元吉说:“尔等须知火药二物,是先天一元真气,即《中庸》云:‘天命之谓性’是。性在此,命亦在此,大道亦无不在此。”由此我们即转入火候问题的讨论。

三、火候

火候的原义是在炼丹过程中不同时候对火力大小的调控,犹如烹饪佳肴时对火候的调控。在内丹学中,意识的凝聚、观照作用好比是火,呼吸的调配作用好比是候(风),在适度的风火配合之下实现精气神的转化,即是炼丹的火候。火候即是在转化精气神的过程中不同程度、不同方式的意识运用。《金丹正宗》论火候曰:

即火候而论之,日推周天,测潮候,按卦爻,用文武,准晦朔,定弦望,明抽添,互进退,鼓橐籥,秤斤两,体刑德,事沐浴,分三五,行姤复,若是之不一者,皆火候之异名也。岂元神妙用之外,复有所谓火候者耶!

行火候者何?顺元神妙用之炁,自然往来之道,是火发生于真精恍惚之中,熏蒸于四体一身之内,本无形焉,安有候焉?盖元神散则成炁,聚则成火,一聚一散,一升一降,循环往来,周流不息,与时偕行,与时偕极也。其于簇年归月,簇月归日,簇日归时,簇时归刻,子午卯酉,辰戌丑未,寅申巳亥,朝屯暮蒙,始复终剥。周历六十四卦,二十四炁,七十二候,二十八宿,周天三百六十五度,以为候。殊不知混沌未分之时,安有年月日时?甲癸子亥,又若何而推测?大抵真火即是元神之运行,元神即真火之妙用,真火随真息,真息炼真炁,真炁化真精,真精归玄关,元神发真火,真精结成丹,真息之出入,即真火之进退,真火之进退,即文武之抽添。皆本自然,初非攒簇。

若详细论之,则火候有一整套繁复的讲究,如“日推周天,测潮候,按卦爻,用文武,准晦朔,定弦望,明抽添,互进退,鼓橐籥,秤斤两,体刑德,事沐浴,分三五,行姤复”之类,但火候之核心意义唯在“元神妙用”而已。因为无论是火候的哪一个方面,都离不开人的能动意识的作用,最后都是要进入静定的状态,调动元神以观照之,这是所有内炼功夫的核心所在。就后天的气机运行而言,确有不同的节律,可以按一定的时刻、以一定的卦象去描摹人体气脉运行的规律;但内丹学并不局限在后天气机运行中作有为的功夫,而是要进入先天自然无为的功态中调动元神的妙用,此时就不能拘执于年月日时、周天卦候之类,而应变后天凡火为先天真火,真火即是元神之妙用也。

元神的妙用不是孤立的意识作用,一定是配合气而一同起作用的。在内丹学中,神不离气,气不离神,神行即气行,有什么样的意识状态,就有什么样的气机状态。所以元神妙用落实到具体的修炼成果上来,就是通过以神驭气而使精化气、气化神、神还虚,实现炼丹的目标。而要使元神起作用又离不开“真息”,真息又称胎息,是指先天的呼吸状态,在真息的配合下,元神的观照作用才能有现实的力量。所以,元神与真息的配合作用也称为火候,如《乐育堂语录》曰:“火即神也,候即息也。要以元神运元息,即绵绵不断,固蒂深根者也。”

以神为火是内丹学的基本观点,但考虑到内丹学中精气神之间的密切关联,在某种意义上精气神也都可以作为“火”的一种表现。《太上九要心印妙经》曰:“以精为民火,以气为臣火,以心为君火。”既然精气神之间可以相互作用、相互转化,则人一身之中,精犹民,气犹臣,而心犹君,与此相应,神之为火乃君火也,则亦可说精为民火,气为臣火。神是一身之主导,但精与气亦对神有反作用,虽不具能动性,但亦可在“臣”、“民”的意义上影响身国之安宁,比照观之,亦可有臣民之“火”的意义。

前已言精气神为炼丹的三品大药,若精气神亦可称为“火”,则火与药之间亦无绝对的区分,可以相通为一。从后天分别上说,火是意识的能动作用,药是意识作用的对象,两者有明显的区别;从先天合一的境界上说,火即是药,药即是火,元神妙用即是元神自身,焉有所谓火候与药物之别?黄元吉说:“火是火,药是药,进是进,采是采,后天法工原是如此。他如采大药于无为之内,行火候于不动之中,此是火药合一,进采无分。”到了无为境界,火药双忘,返本还原而归于一体,则无所谓进火采药之分。

“炼丹三要”是内丹学工夫论的一个重要的主题,本文综合考察内丹学文献中的相关材料,对道教内丹学“返本还原”理论视域下的“炼丹三要”做了具体的文献疏释与理论分析,是作者道教内丹学研究领域的最新成果之一。

作者简介:戈国龙,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研究员、中国社会科学院道家与道教文化研究中心主任。

原创文章,作者:清风子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qingfengguan.com/1126

(0)
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
清风子的头像清风子
上一篇 2022年1月16日
下一篇 2022年1月16日

相关推荐

联系我们

最新联系方式

邮箱:info@daomen.net

微信:colddao

电话:13909185601

QQ:97523900

分享本页
返回顶部